未央

梅允:

人但凡有些才能都会渴望被夸赞,暗自养虺,终成祸患。与人交往虚与委蛇,文中风骨渐失,令人扼腕。分明还差得很远,还有好长的路要走,何必限定自己的能力。这段话就写给自己。


很早之前便记得那句歌词“意气可共,山遥海阔”,又闻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”,总觉得自己早已看破红尘,随时可腾云踏雾而去。


我不擅写人物分析,论证以实总类干瘪说教,文辞精美又脚步虚浮,踏不到实处。二者不能达到巧妙融合,是因为练习太少的缘故。还有一个年轻写作者无法避免的通病——阅历太浅,尚且没不住脚踝。


每当听音乐、看书、电影,抑或游至历史遗迹之时,我会觉得自己站在岁月风口浪尖之上,平日里生出颓废情绪皆顾影自怜,而历史上的那些人却沉默不语,他们结实扎根,在某一刻拔地而起。


譬如司马懿。军略政才,待人以诡,奸雄之志。


刀,一直悬在他的颈上。


倘若前方禁行,遍寻不得柳暗花明,该寻求什么退步之法。


——以进为退,以杀止杀。


那是他最后一次闭目摧眉,最后一次长揖在地。

满园春色关不住

哦…秋天了……

给猎毒人编剧发刀!冲着波叔去看结果第一集就没了!!然后冲着松叔大boss结果中途人家瘫了!!之后沉迷王玉江大队长tm结局虐死我!!然后爱恋海哥结果海哥竟然阵亡了!!!敲你马我不服!!!

Yahisa:

我真的好喜欢魏海这个角色啊,三观正直有能力,腹黑温柔有套路,简直就是从书里走出来的警察形象,还是男友型的那种,编剧你怎么舍得让他走啊,这么好的魏队……(今天也是想给魏队写同人的一天)

位我上者,灿烂星空

Nomen-Nescio:

人人都喜欢八卦,八卦的本质是故事,人类对故事的欲望是天生的,这个不必多说。所以八卦不算原罪。


我有个毛病,就是如果一些人说话十分没有条理,不像人话,就会触发我的被动技能——屏蔽垃圾话。包括一些语气很强烈的八卦、糟糕的文章、颠三倒四的谈话等。所以一般的挂人长贴、北美吐槽x、天涯热帖这类内容,我都得请友人帮我翻译为人话才行。


所谓存在即合理,出于观察人类的目的,我对这类内容又有一点点不体面的好奇,我很想知道,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,人们这样做能得到什么。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。


不过看得多了,也多少也看懂一些皮毛。


我觉得十分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,在各式小粉红的语境里的这样一句话:有朝一日剑在手。


可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期愿,一个通用的句式,一个万能的钥匙:有朝一日剑在手,杀遍天下xx狗。


我曾看过一篇文章,说当代中国为什么没能出现美式的超级英雄。


作者分析道,因为国情问题,出于发展中的中国注定还不能有自我牺牲式的英雄(如超人、蜘蛛侠),中国有自己的英雄,他们通常是从小人物慢慢崛起,随后一路逆袭,成为天下第一的大神,把当初看不起他的人统统踩在脚下,拥抱美人和荣誉,顺便拯救世界。


中国的英雄们几乎不谈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,不会背负人类的十字架,承担人类的恶,他们都无法以自己的个人身份去服务社会公益,他们梦想的始终只有一样——“有朝一日剑在手。”




我们都知道,规则是约束一个群体的最有效的手段。如果懂得一点法律,就会知道,法律的根本不是条文,而是司法程序的公正和独立自主、客观的执法机关。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嫌疑人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,依然需要去法院走完一整套程序,才会被判刑。他可以为自己辩护,法官需要倾听,这是程序的正义。而不是就地枪毙。(再说一遍,即使证据确凿,而你手中有枪。)


在没有这样一个独立机构存在的前提下,如果一个人(一个团体),对规则有唯一的解释权,那是独裁,不是“规则”。团体内的人都有权不予理会。


与独裁相对,自由人的联合,是一个群落/圈子最健康的状态。


什么是自由人的联合?即没有共同的决策者,你可以来,也可以走。人们以相同的道德观聚在一起,排挤不同者或者吸收有同样道德观的人。


如此一来,圈子又细分为小圈子。


圈内的人会资源互换、互相吹捧、彼此引流,来达到一个更有效率的成果。并不肮脏,这是一个圈子发展到成熟阶段会自然形成的状态,是利益最大化驱使下的必然。也叫“抱团”。


任何自由人有权选择其中一个加入,或者离开其中一个。


所以,在自由人联合的团体里,没有对错。也没有人有“雷”“恶心”“令人讨厌”等这类可以随便改写、补充意义的词语 的唯一解释权。


你认为一篇文章/一幅画为“垃圾”,其他人不这么认为。你与和你拥有不同想法的人,都是自由人,所以回归自己的团体是最高效的选择。




我常常这样劝告失恋的朋友,我说:如果一个人想要离开,那么导火索就只是导火索,不是因为你没有及时回复对方的消息,不是因为你忘记了对方的生日,根本原因是那个人他就没想留下。


也许很残酷。


在这个缺少信仰的当代,我们追逐天上的星星,在心底封他为新的神,他是苦难中得以慰藉的栖息之地,是崇拜、欣赏等一切让人愿意放弃自身利益的美好品质。有一句话是说:“我不是喜欢你,我只是喜欢 喜欢你的自己。”


也许是另一种残酷。


但只有看清这些,你才会放一个不想留下的人离开,你才能拥有一个有指示方向作用的星星。


这样,一个信仰才会完全体现出信仰的功能——认识自我、帮助自我。


同时,也会拥有更高的抵御灾变的能力。因为你的星星是人,人都是会犯错误的,只有你认清他是一个人,在他犯错的时候,你也会有更高的包容能力,而不是责怪整个世界。也不会对他,或者对外界,或者对自己失望,以至于伤害到自己。


你的星星,绝不应该是被你保护的、脆弱的、令人怜惜的易碎品,而应该被你当作一个标志,不含正确与错误的意义,他的唯一作用是引发你对自身的重视,看到星星,也在看到自己。


我曾经引用过杰克格里森的一段演讲,这里完整地再次引用一遍:


“我们还要调节自己将某人捧成名人的冲动,主要原因自然是为了保护名人本人及其自我价值,但是也是为了我们自己。正如我们所追捧的对象可能会沦为空壳,被过度崇拜所摆布一样,崇拜者也可能会牺牲自我的个体性与自主性,将其拱手交给更高一层的权威。


我们要尽力克服神化榜样以及在此过程中压制自我的人类本能。


凝视星光是最为深刻的人类行为,但是也许我们应该时常将目光从头顶上美丽而神秘的群星移开,用更大的精力来检视、钦佩与培养内心的道德法则。”




没有无缘无故的能力,拥有多大的能力就有多大的责任。“爱惜羽毛”不该是一句褒奖,而是底线。


说回那句豪气万分的话,有朝一日,什么有朝一日,说这句话的人,没有在梦想成为一个英雄,而是梦想成为一个独裁者,手中握着唯一的剑,杀遍天下。这就是为什么会有“清洗”“演变”“净化”“提纯”的思想。我不懂为什么有些朋友不知道这些词的分量,试试看在它们前面加上“血色”“种族”等词语,将会多么令人作呕,万字旗飘荡在什么地方?


或者换一句话说,在消失的十年过去这么久以后,我们从来不缺少新的小将。




一个有教养的人,从小就会被教育,在递给他人利器的时候,要把锋利的那一头对准自己,把手柄对准他人。


同样的,不用有朝一日,若你有剑在手。我希望,能不要用剑尖指着全世界,指着更弱势的一方,而是对准自己。把它悬在自己最脆弱的脖颈,让它指着你的自私、贪婪、自大和一切人性的弱点上。时刻提醒自己,谦虚地生活。


并不危险,相反,这是最强大的自我保护。


因为只有这样,你持剑战斗,才会知道是为了什么战斗,才不会成为被强者掌控的棋子。


只有这样,你才会时刻记起,有朝一日,你、你的朋友、你在乎的人,也会被手中有剑的人称做“狗”。




位我上者,灿烂星空; 道德律令,在我心中。



七夕杂谈

✨天上星子闪烁
✨那是寰宇里梦幻琉璃的鹊桥
🎉地上人间烟火
🎉尽是尘世间触手可及的浪漫

【金风玉露相逢,胜却人间无数。】

这世间,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。🍻
勇敢点,向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,告最深情的白。
   

Joyous周游:

《雷霆之怒》

   这张片在半年前我就在脑子里构好图了,当时我和扫海小伙伴们说了这个机位的构思之后,小伙们普遍认为我不要命了,在悬崖制高点上刷面朝大海刷雷暴,听起来是挺疯狂的。但一切来的这么偶然......火烧云加闪电是我万万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前期:拍闪电尽量小光圈,低感光度(闪电瞬间亮度很大),长时间曝光,最最重要的是把相机设置成高速连拍,用机械快门线直接压死,无间隙拍摄。参考值 f14 iso100-iso400 30s 。这张拍的时候光比和色温变化很快,参数也在不断调整。

    后期:图层变亮叠加各个图片中的闪电,切片手法合并火烧云(都需要在蒙版保护下做叠加)。